Click HERE to read in English.

「Bill,你沒有釀酒的天分,索性找另一份工作吧!」這是Bass Phillip釀酒師Phillip Jones臨別前向William Bill Downie說的話。

當時Downie已為Jones工作了兩年,之後他到了LaTrobe Valley 酒舗;修畢了Jeremy Oliver的品水酒課程;最後在與葡萄酒獎學金合作的Negociants Australia做事(那是1998年,課程開辦的第一年)。

獎學金其中一項要求,是Downie需要自行選擇一所酒廠作研究對象。「Jones對地方葡萄酒的看法、葡萄酒的來源地如何影響它的味道等……都是我很感興趣的,」他說。「能夠訪問Jones實在是太好了 — 從過去的報導我相信他很可能是全澳洲了解葡萄酒的最佳能手。」

Jones對Downie表示他沒時間接受訪問,於是Downie建議讓他幫忙一天,那麼他們就可以一邊修剪一邊談話了。一天結束,Downie不單完成訪問,還得到一份工作。

和Jones在Bass Phillip的第一年是Downie人生中美好的一年,「我差不多每天都喝優秀的勃艮第酒,還學到一大堆東西,」他說。但不知道為何,第二年變得不太有趣了,於是Downie和Jones決定分開。他離開的時侯,Jones問他有什麼打算,Downie說:「我仍然想留在葡萄酒行業內,可能當個釀酒師或葡萄種植員吧。」

Jones的說話留在Downie心裡好幾年。Downie沒有轉行,他沒有到另一家小酒廠找工作,而是去雅拉河谷波多里酒莊擔任酒窖助手,在那裡他學到了所有知識 — 從如何打開水泵到過濾葡萄酒的方法等等。大約18個月後,他搬到了法國的勃艮第,在幾個不同的領域釀酒 — 之後的五六年,他都在波多里和勃艮第之間往反。

在2006年末,Downie和他的妻子Rachel在他們一直居住的吉普斯蘭西邊買了一個農場。最初,他利用他在莫寧頓半島、雅拉河谷以及吉普斯蘭鎮租賃的葡萄園釀製葡萄酒。但到2017年,Downie用來釀酒的葡萄全是他在吉普斯蘭鎮西邊種植的。 順便一提,他自己承認,他最好的裝瓶年份是2017年 – 這也是黑皮諾狂歡節上的吉普斯蘭公路旅行的個人亮點。

此外,他只釀製黑皮諾。「那是個偶然,」他說。「原先那都是Bass Phillip的黑皮諾,然後當我出現在波多里時,他們就像是.『哦,你是那個黑皮諾傢伙!』然後我到了勃艮第;現在,它是這裡最容易成長的品種。」

但對Downie來說,葡萄品種是他最不關心的項目。他甚至不把葡萄名稱放在酒樽標籤上。「我們只釀製黑皮諾的原因就是我們不必再刻意去談論它,」Bill Downie說。「我可以去談談吉普斯蘭對比雅拉河谷再對比莫寧頓半島的分別。我可以各向其他人說,『我們的酒從這些地區出產,故此它又有些怎樣的味道』,能夠這樣做對我而言是最重要的。」

Downie生產的葡萄酒數量相對較少,而且很快便售罄。 您可以在高級餐廳(特別是位於維多利亞省的)提供的葡萄酒單上找到它,但最好的方案還是前往沃拉格爾的Hogget Kitchen。2017年初Downie與吉普斯蘭的釀酒師Patrick Sullivan和當地廚師Trevor Perkins一起開設了Hogget Kitchen,從那時起它就作為Downie和Sullivan的非官方酒窖。

CREDIT: Dane Johns

Leave a Reply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